谜雾散尽后

第二十章:贺阳秋是个渣男

阮沭:“还有你别给老子提电视,那也叫电视,全他娘的动画片,你想怎么地吧。”

说到电视贺阳秋是真没忍住,手机电脑的确是医生说要给他收了控制时间,但这电视却是他搞的鬼。

在把电视送来的时候特意设置了一下,只有动画片模式,而且还都是零到三岁儿童观看的,超过三岁能看的是一部都没有。

阮沭能忍到第三天才给砸了已经算是非常能忍了,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伤的缘故下不了床,不然早就报废了。

鉴于某人的视线太过凶狠,贺阳秋担心自己要是笑出声这人绝对能对着自己的眼眶就是一下,保管成为国宝的亲戚。

“我跟他们说挑台好的来,没想到挑成儿童专用的了,抱歉我的失误。”贺阳秋非常真诚的说道。

阮沭一挑眉:“老子看起来那么像蠢蛋吗?”

贺阳秋:“……”不能笑,得憋住。

“行了,别生气了,我带你出去走走?”贺阳秋问道,“你这房间里待的估计也要无聊的长草了,去透透气。”

阮沭很认真的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我是挺无聊的,但还没到长草的地步,现在外面下着雨你带我出去是要给我这草浇点水好早日茁壮成长吗?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这下贺阳秋是真的憋不住了,直接给笑出声换来的是阮沭更加嫌弃的白眼:“我发现你这人还真的是有意思,你要是去说相声了肯定能火,到时候我天天去给你包场。”

阮沭没好气道:“你那不是包场,是要包养。”

贺阳秋:“……”老畜生嘴可真毒。

“说真的,我带你出去走走,保证不让你淋雨。”贺阳秋语气平和的说道。

阮沭一挑眉,在思索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贺阳秋:“你不是想见陆斯昂吗,走不走。”

到黑哨总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除了上次贺阳秋主动提及陆斯昂外两人的日常相处中都没有在提过这个名字。

倒不是阮沭不担心他,而是不能让贺阳秋感觉到自己太强烈要找到他的想法,不然很有可能物极必反。

现在他主动提起,难不成又有什么新想法了?

阮沭:“走。”

黑桃十名叫闻景,人无趣的很对贺阳秋唯命是从,冷冰冰的不像个活人。

在贺阳秋找人要轮椅后他就推着轮椅进来,在把轮椅推到床边后就站到了一边,全程面无表情的像个扑克牌。

阮沭:“我能下床,不要轮椅。”

虽然行动还有些不方便,但现在身体状况确实要比刚来的时候要好多了,贺阳秋见此也不坚持,给他拿了件厚外套后就出门了。

在房间里的时候还不觉得,等到了楼下豆大的雨点砸落在地上气势是有点凶狠。

铺面而来的湿气让阮沭有种久违的感觉,距离上一次闻到湿润的泥土气息久远的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一般。

阮沭这时才看清自己一直待着的地方是在哪里,城郊的别苑,虽然远离市中心可地价依旧是贵的离谱。

“这里是我家,平常没事或者想要安静的时候我就会过来住一段时间。”贺阳秋解释道。

阮沭:“为什么说这里是黑哨总部?”

贺阳秋轻笑:“哪来的什么总部,不过就是个议事的地方,我老爹死前议事的地方在他名下的别墅,他死了我又不想去那边,就换地方了。”

想了想,贺阳秋补充道:“当然,这说的是黑桃内部的会议,涉及四方组织的联合会议地点在另一个地方,等你身体好全了我再带你去,不然就你这病恹恹的样子,我怕他们把你给吃了。”

果然这个人正经不过三秒,跟自己一个德行,阮沭也算是体会到了喻扬面对自己时想要跳脚的心情了。

把人扶上车后,贺阳秋拿出了个眼罩:“路有点远,戴上眼罩睡会儿把,等到了我叫你。”

这眼罩哪里是担心路途遥远阮沭身体吃不消,明摆着是不想让他知道陆斯昂被藏在了哪里。

别看他们间相处的像老友一般的轻松随意,但他们心理都很清楚,对方不可信,必须时刻提防着。

阮沭接过眼罩刚要戴上,就听到贺阳秋道:“要靠着睡吗?”

“滚!”

戴上眼罩后没有了阮沭对周围的感知要敏感很多,偏偏贺阳秋拿了个靠枕给他垫着,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闲聊八卦。

最可气的是阮沭被他活生生的给聊困了,在车上的时间他能明显感觉到左拐右拐十几次,无法判断究竟是这路真的绕成那样还是说为了防止他感觉到什么故意在兜圈子。

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可算是停了下来,按理来说这雷雨天应该是下的急停的也快,可外面的雨却丝毫没有减少的架势。

贺阳秋:“到了。”

摘下眼罩后阮沭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像是在山里,贺阳秋率先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一把黑色的大伞遮挡在车门的位置。

贺阳秋:“慢点。”

阮沭顿了一会儿,贺大总裁这渣男套路行为让他忍不住的想给他一脚,对外面小姑娘使使也就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装久了出不了戏,像极了个渣男。

下车时一使劲,肺部传来的疼痛差点叫某人骂街,索性也就抽了那一下。

头顶上的大伞更是将他遮挡的严严实实,连点雨星子都没有溅到。

两人同撑着一把伞走在前面,闻景则是在后方默默的跟着,上山的路是虽不宽敞但两个人还是能一起走的。

阮沭:“把你藏在这亏你能想的出来,这台阶走完就够累死人了。”

贺阳秋回道:“可不是,上山的路足有三千级台阶,这要是一不小心踩空了连滚带翻就下去了,救护车都不用叫的那一种。”

黑伞虽然大,但贺阳秋将扇柄往阮沭那边倾斜了一些,导致自己的左肩都淋着雨,衣服就这么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你为什不问陆斯昂的事情,不是为他来的吗?我不提你就不说,不怕我已经偷偷把人给杀了吗?”贺阳秋试探性的问道。

新书推荐: 诸天视频混剪:盘点震撼名场面 人在斗破,成为萧炎 狂笑宇智波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员 舰娘:从深蓝到星海 海贼: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扮演宇智波斑:开局无限月读 我超喜欢这诡异世界是咋回事? 我要名垂千古 从木叶开始的旁白系统

热门搜索

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