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雾散尽后

第二十一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阮沭眸色一沉,但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在这件事情上你是主导,你不松口就算我问了也没用,而且以你的性子,如果你想说的话就算我不问你也会说,我又何必去挑起。”

闻言,贺阳秋用了个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他:“你倒是把我摸的够清楚的。”

面对他的审视,阮沭则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目光打量着周围的光景:“开玩笑,你在质疑我的专业性。”

贺阳秋眸色微动,下一秒如同没事人一般轻松:“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在格外的关注我,心情真不错。”

“开心吗?”阮沭反问道。

“嗯?”贺阳秋被他问的一头雾水,“挺开心的。”

阮沭:“吃喜鹊粑粑了吧,开心个毛。”

贺阳秋:“……”

“你这个人能不能说话文明一点。”贺阳秋缓过神来后无奈的笑道,“每次都杀的我措手不及,你这样搞的我很难办。”

阮沭:“对不起,书读的少,就给学成这样了,爱听听不听滚。”

贺阳秋:“……”暴脾气。

也不知走了多久,阮沭的气息已经有些不匀,不过可算是到了。

山顶上的独栋小楼在雨幕下显得有些孤寂,走到门口时阮沭的心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却碍于贺阳秋在场不得不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屋内的风格充满了田园气息,整体色调是简单的青白两色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装修风格还不错吧,我亲自盯着装的。”贺阳秋宛若献宝一般说道。

阮沭打量着整体风格:“凑合吧。”

贺阳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夸一句能死啊?”

“没这功能。”阮沭回道。

“算了,我对你报什么期待,就是有病。”贺阳秋低声道,那句话好像是在和自己说的。

贺阳秋:“人楼上。”

说完就先一步的上楼带路,可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此见到陆斯昂时竟然会是这番情景。

他就这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额头上还贴着纱布脸色也不太好,一向爱干净的他下巴处也长了不少的胡茬,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

阮沭下意识的握紧了拳。亏得大衣宽大这才掩饰住了。

那个人不应该这么没有生机的躺在这里,他是陆斯昂啊,是警务系统里颜值和实力并驾齐驱的大神,他怎么可以就躺在这里。

“他怎么?”阮沭沉声问道。

贺阳秋打量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情绪,很可惜失败了。

“车祸伤到了头,血块已经做手术清理了,只是什么时候能醒就不知道了。”贺阳秋回道。

听到这,阮沭怒了,一把抓住身边人的领子将他抵在门上,突如其来的动作将房间里的护工很身后跟着的闻景都吓了一跳。

看到贺阳秋被抵在门上快要勒的喘不过气,闻景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抓住阮沭的手:“放开他。”

“滚!”阮沭的目光阴鸷的吓人,尽管是一直刀口讨生活的两人都被惊愕到了。

贺阳秋脸色涨红,给了闻景一个眼神示意他后退。

虽心有不甘,却又不能违背他的命令,终是松手后退了几步。

人是退了,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阮沭身上,但凡他要是做些什么出格的行为下一秒腰间枪里的子弹就会到他的头上。

阮沭语气强硬的说道:“贺阳秋,我答应和你联手是因为你答应过会把他还给我,你他妈现在还躺在床上的人给我,真以为我奈你不得了是吗?”

谁知听到这话贺阳秋却笑了:“忍了这么久藏了这么久,现在还是爆了?”

贺阳秋是故意的,他故意让阮沭看到陆斯昂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

这段时间阮沭的情绪掩饰的太好了,好的让他摸不清头绪,所以他要赌一把。

“把他送回去。”阮沭沉声道。

贺阳秋咬着牙勾了勾嘴角:“你觉得可能吗?”

话应刚落,下一秒阮沭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就这么抵在他的脖颈上。

一般然换作遇到这种情况就算不吓死也慌了神,可贺阳秋不仅不退反而主动将脖子靠近他的匕刃。

被割开的皮肤鲜血很快就涌了出来:“我不能放送他走啊,他要是走了我就留不住你了。”

“阮沭,我们是同一种人,留在我身边好不好。”贺阳秋的眼神充满了病态的占有欲。

“留在你身边,不怕我什么时候对着你的心脏来一刀吗?”阮沭靠近他耳边低语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关系有多好在说什么悄悄话。

贺阳秋嘴角微微扬起:“你不会的。”

他的拒绝在意料之中,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人我不能放走,不过我可以让你来见他,这已经是我给你做的最大让步了。”

阮沭眸色有些危险,贺阳秋继续道:“他手边的点滴里我加了点东西,对身体没什么伤害,就是会有点上瘾。”

“贺阳秋!”支撑阮沭没有动手杀人的是他身为警察最后的底线。

他刚要松手去拔掉陆斯昂的点滴就被贺阳秋抓住手给带了回来:“我退让的够多了,这要是都不答应我只能让人加大药量了。”

这个时候,原本一脸惊慌失措站在病床边的护工突然换了个人一般拿着灌满黄色液体的针筒走到了陆斯昂身边。

贺阳秋语气很是温柔的说道:“这支针打还是不打决定权在你。”

阮沭看着他的眼神冷漠的像是冰一样,他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陆斯昂被毁掉。

“让你的人离他远点。”阮沭沉声道,“给他换一个离我近一点的地方。”

贺阳秋知道,他妥协了:“好。”

阮沭:“把药停掉。”

“这个我没办法答应你。”贺阳秋一脸无辜的表情,“他的身体已经适应了药性,如果贸然停药的话他的状况可能会变得很麻烦。”

阮沭深吸一口气:“好,黑桃K洗干净脖子给爷等着。”

贺阳秋轻笑:“好,拭目以待,我的黑桃Q。”

两人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摊牌了,面上的那层窗户纸也因为陆斯昂的缘故被彻底捅破。

新书推荐: 诸天视频混剪:盘点震撼名场面 人在斗破,成为萧炎 狂笑宇智波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员 舰娘:从深蓝到星海 海贼: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扮演宇智波斑:开局无限月读 我超喜欢这诡异世界是咋回事? 我要名垂千古 从木叶开始的旁白系统

热门搜索

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