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雾散尽后

第二十二章:撕破脸皮后的尴尬

这段时间的相处,贺阳秋已经不想和阮沭再玩躲猫猫了,互相猜测对方的心思实在没意思。

阮沭的心理到底在想什么他摸不透,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激怒他,又让他不得不留在自己身边。

他担心红心会在背后捅刀阮沭同样如此,相比起红心自己对于他而言绝对是更好对付的那一个,敌人的敌人就是最好的盟友。

尽管这个盟友恨不得想拿刀捅死自己,不过没关系,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陆斯昂的情况的确不太好,即使贺阳秋答应要将陆斯昂从山上带下去也不急于一时。

返程的路上阮沭全程一言不发看着窗外的景色,贺阳秋就坐在他身边,脖子上的伤也不处理,血然后了衣服的领口。

贺阳秋:“你脸色不太好,一会儿我让医生来给你检查检查。”

阮沭依旧没有看他:“不用。”

“逞什么强,想在进ICU吗。”贺阳秋也有些生气了,“别闹小孩子脾气。”

阮沭一挑眉:“小孩子?你好像还比我小三岁吧。”

对上他眼神的那一刻贺阳秋心理顿了一下,那个眼神冷漠的像是在看陌生人,他不怕阮沭生气不怕阮沭恨的想要杀他,偏偏不愿意看到他这样的眼神。

漠视,比一切的仇恨要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贺阳秋:“不管你愿不愿意,先检查再说。”

阮沭也不想在跟他争辩什么,这人就是个疯子,疯起来多说无益只能是在浪费口舌。

贺阳秋提前给医生发了信息,等他们回到别墅时对方已经在家里等着了。

在检查时家庭医生那眉头皱的都快能夹死苍蝇了,贺阳秋不耐烦的神色渐渐显露:“有话就说摆张脸不知道还以为人要凉了。”

家庭医生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专用名词,最后才说了句:“好好休养,切勿情绪急躁。”

贺阳秋耐性都给磨没了:“滚。”

闻景看着他脖子上的伤眉头紧皱:“让医生先处理一下吧。”

“用不着,没那么金贵。”贺阳秋回道。

闻景:“伤口还在流血。”

贺阳秋:“我说了用不着听不懂吗?”

手上又挂了瓶点滴的某人看着他脖子上的痕迹皱了皱眉:“吵毛,赶紧让医生处理了从这里滚出去。”

贺阳秋:“……”这人有病吧啊!反客为主的彻底啊,还要赶他出去。

被阮沭吼了这一下贺阳秋老实了很多,乖乖的坐在一旁让医生处理伤口。

那一刀划的可不轻,处理起来有些麻烦,在消毒的时候给贺阳秋疼的止不住的倒吸冷气。

阮沭看着他眸色一沉,明明还是个孩子的样貌,办起事来了心狠手辣,可又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他很容易勾起别人的恻隐之心。

贺阳秋自然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明明知道他们两个并非真的站在统一战线,在做出伤害他的事情后还是没有办法坦然的面对他。

处理完后贺阳秋起身离开,显然他在房间有些待不住了,留下医生在房间里收拾东西,闻景是很想跟上去看看的,奈何不放心阮沭自己和医生在一起,就站在门边愣是等到医生收完东西一起下楼。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下楼后发现贺阳秋在厨房里洗菜,动作很是熟练。

“我来吧。”闻景走到他身边轻声道。

贺阳秋:“不用。”

两人虽是上下级关系,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闻景比他大六岁,很清楚这些年他究竟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委屈,贺阳秋就像是他的亲弟弟一样,看到他这一副失神的样子只觉得很心疼。

贺阳秋的刀工很熟练,没一会儿土豆就变成了一盘丝,粗细还非常的均匀。

配菜一样一样的规整好放在盘子里,处理起肉食也是得心应手,调料的用量都非常考究。

一时间厨房香气四溢,带着围裙的少年手里有条不紊的完成手里的工作。

菜品准备的不多,一荤一素,卖相却非常好,色香味俱全,一一装盘后盛好白粥放到餐盘里。

“你把这个给他送上去。”贺阳秋说道,手里解着围裙。

闻景脸色阴郁了许多,对于他的行为也非常的不了解:“你忘了刚刚他还想要杀你吗?”

贺阳秋冷着脸:“用不着你来提醒我。”

“不是说好利用他的吗,既然是互相利用又何必对他那么好。”闻景不能理解现在他的所作所为,自从阮沭出现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贺阳秋有些怒了:“我犯贱可以吗!你上不上去,不上去换人去,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终是剩余的劝说化作无声的叹息,对于贺阳秋他从来都没有办法:“我上去给他。”

闻景进来时阮沭坐在床上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到他端进来的餐盘就更加疑惑了。

把东西放下后闻景道:“他做的,没下毒放心吃吧。”

阮沭:“……”

把东西放下后闻景就走了,徒留阮沭一个人看着那一餐盘热气腾腾的食物神色复杂。

等下楼后客厅里哪里还有贺阳秋的身影,到车库一看他的车也不见了。

一个小时后,贺阳秋的车驶进酒吧停车库。

喧闹的歌声DJ的喊麦说话要是不用喊得根本就听不见身边的人在说什么,衣着靓丽的男男女女在舞池里热舞。

跟着服务生来到二楼的一个包厢,屋内有三男三女,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玩的热闹的很。

贺阳秋直接走在空沙发位置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五十五度的龙舌兰入口他是眉头都不皱一下。

“呦,贺少都多久没来了,要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去接你啊。”

凑过来的小年轻叫叶朝军,他们这个富二代圈子里出了名的游手好闲之辈,亏得老爹还有口气撑着家业,不然公司落他手里早败干净了。

贺阳秋脸上扬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怎么,怕我来抢你风头要提前给你打个招呼让你去收拾收拾玩艳压?”

“哪啊,我们贺少这脸我就算再怎么收拾也比不过不是,费那闲劲做什么。”叶朝军大大方方的回道。

新书推荐: 我要名垂千古 我超喜欢这诡异世界是咋回事? 人在斗破,成为萧炎 舰娘:从深蓝到星海 从木叶开始的旁白系统 诸天视频混剪:盘点震撼名场面 扮演宇智波斑:开局无限月读 狂笑宇智波 海贼: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员

热门搜索

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