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雾散尽后

第二十三章:你当你自己谁啊

而这个时候搂着个姑娘讨论生命来源的某个纨绔也放开了怀中的人调侃道:“贺少,听说你最近金屋藏娇,一下班就往家里跑,藏的什么美人改天带出来我们哥儿几个给你参考参考?”

贺阳秋点了根烟咬在嘴里,吐了烟雾一脸漠然的瞥了眼他身边的女伴:“您老哥的胃口我可比不了,我的人你也欣赏不来,见还是就算了。”

那哥们也不生气,把怀里的姑娘一把推开从桌上拎了瓶酒就做过去了:“不是吧,还真藏人了,你这样就不上道了何必为了一颗歪脖树放弃整片森林。”

“胡说八道什么。”贺阳秋看了他一眼,眼神冷漠非常给那哥们看的小心肝一颤。

那哥们被看的人都傻了,叶朝军赶忙打圆场:“就是胡说八道什么,跟谁都跟你似的什么货色都玩,滚一边儿去。”

“行行行,我眼光低,走肾这种东西不就看过眼就行了,又不是过一辈子挑什么挑。”那哥们有些脸上挂不住要走嘴里还不忘吐槽。

叶朝军抄起桌上一个易拉罐就扔了滚去:“就你丫话多。”

贺阳秋掸了掸烟灰,目光森冷的看着那人的背影:“他怎么也来了?”

那哥们名叫王少东,家里发了笔横财才挤进这个他们这个圈子的,是个名副其实的暴发富。

只不过他们这些人纨绔虽纨绔,阶级意识非常强,虽然平时也没怎么干正经事,家里却都是背景挺强的,以至于他们从小见识的就要比这种突然暴富起来的多的多,看不上眼也是自然的,觉得他们小家子气。

贺阳秋对这个其实还好,毕竟他过去的那些经历也没光辉到哪里去,王少东最让他看不爽的还是种马属性,好像除了那点子破事什么都会一样。

眼圈下乌青脸色发白,光是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谁的眼神都龌龊的很,贺阳秋同样玩的野,却是有底线的。

想在他身上得好处的女人那么多,主动贴上来的更是数不胜数,他一点都不介意逢场作戏,毕竟那些女人是他伪装成浪荡公子最好的掩护,他在外面玩的越疯那群人就会越掉以轻心。

叶朝军感叹道:“最近叫你来你都不来,游爷最近公司去的勤快搞的像是要改邪归正了一样。”

游寻家里最近出了点事这个贺阳秋还是知道的,就前两天他还低头来找自己借钱,资金缺口不少考虑过后贺阳秋并没有借给他,估计他这段时间在为家里的事情到处奔波来着。

“你要是看不惯他我赶他走?”叶朝军见贺阳秋的目光一直盯着王少东,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差点被给他看吐了,“艹,要不要点脸。”

于是呼不等贺阳秋说话,叶朝军直接站起来朝着王少东走了过去:“你他妈要搞出去搞,少在这脏眼睛。”

本就心情不爽的王少东也立马站了起来,衣服乱的跟咸菜没什么区别:“拽什么啊,想打架是吗?”

要是搁平时王少东哪里敢对他大声,恭敬还来不及,今晚喝的酒有些多又被坏了好事这才有胆子起来叫板。

贺阳秋沉声道:“滚出去。”

话音刚落王少东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指着贺阳秋:“你当你自己谁啊,客气点叫你声贺少,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吗,拽毛你妈……”

“嘭!”

话都没说完,贺阳秋抄起一瓶香槟对着脑袋就砸了下去,直接给人开了瓢,血立马就涌了出来。

反手直接卸了他手里的水果刀直接插进了他的手心,顿时包间里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啊……啊……”

“闭嘴!”贺阳秋目光阴冷的看着那群被吓的花容失色的公主们,而另一个和王少东一起来的男人则是呆坐在原地吓的一动都不敢动。

这一下不仅仅是那个人,就连叶朝军都给干懵了,他都已经多久没看过贺阳秋打架了。

想当初在国外留学那阵基本上天天打,一开始也挨打,等他十六岁后就很少有人在打的过他。

不仅仅是身手越发的凌厉的,更是因为他下手越来越重了,到后来但凡他出手的对方都很惨烈。

“贺少,贺少不能打了,在打人都打死了。”叶朝军见情况不对赶紧去拦,王少东已经躺在地上没有多少气了。

贺阳秋平复了下呼吸:“扔出去。”

从桌上抽了两张湿纸巾擦了手上的血后就扔在地上:“我先走了。”

“你这自己回去行吗?”叶朝军问道,“要不叫闻景来接你?”

“用不着。”

贺阳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叶朝军收拾烂摊子。

叶朝军看着地上半死不活的人打了120后又给闻景去了电话:“你家老板什么情况火气那么大?”

“他在你那?”闻景一愣,随后问道。

“刚走了,走之前把深海的少东家给打了,看那架势伤的挺重的,先跟你说一声免得王氏来闹没准备。”

叶朝军也就是随便说说,王氏哪里敢惹贺家除非是不要命的,不过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还是防着些好。

闻景皱了皱眉:“好,我知道了。”

凌晨一点,阮沭依旧没睡坐在床上思索着陆斯昂的事情,目前无法确定贺阳秋所说的点滴中加了料是否是真的,没加料最好,如果加了那东西又是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他要尽快把陆斯昂送出去,多在这里留一天会多一分的危险。

次日天明,应笙笙到工位上时有份早餐放在桌上。

“呦,有拇指姑娘来送早饭了?”应笙笙放下手里的东西后看了眼周围,“卫生好像打扫过了还买花,会生活。”

此时拇指姑娘向阳同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的早,就给大家带了早饭,花……就路边买的。”

应笙笙一挑眉:“路边买的?你脸红成这样我还以为哪个小姑娘送的。”

“没有,别开我玩笑了。”向阳被调侃的有些不好意思。

记得前两天听梁鸿夏提了几句,说是向阳家里给他安排了相亲,貌似小姑娘那对他挺满意的,十有八九是有下文了。

新书推荐: 斗罗之开局就有姐姐疼 斗罗之我的魂环没技能 人在海贼:开局抢夺桃之助气运 海贼:纵横天下 在僵尸世界里抽奖 精灵之沙暴君王 哆啦A梦之神级签到系统 无聊的我加入了二次元聊天群 戴冠之孽(邪神竟是我自己?) 斗罗之天赐魂环

热门搜索

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