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太子妃

番外、小文相之碰瓷(九)

郡主千金之体,怎么能让一个厮碰了。

“退下!”文溪驰淡淡的道。

“不帮忙她上得了马车吗?”厮看了看丫环瘦弱的身板,嘲讽的横了她一眼,停下脚步,“果然是好心没好报!”

马车虽然不大,但这瘦弱的丫环还抱着个人,他就不相信能上去。

但下一刻,厮的眼睛瞪大了,这丫环还居然真的半抱了个人,上去了!

上去了?

厮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清楚,果然丫环半抱着人上去了,一时惊的嘴也张大了,如果是他,肯定是不行的。

可这丫环看起来比他还瘦,怎么……怎么就上去了?

“好!”周围看的人不,看完之后,有人喝彩,别厮不行,就算是成年人也不一定行,看着这丫环还挺轻松的样子。

丫环也很满意,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她跟着自家郡主自就练武的,当然跟其他人不一样,抱着姐上马车,实在不算得什么,但有人喝彩还是挺高兴的。

至少这代表的是别人的认同。

丫环其实很想开口谦虚几句的。

腰里却被秦依言狠狠的一拧,疼的她立时皱紧了眉头,不敢再多什么,委委屈屈的半扶着秦依言进了马车里,一边低声埋怨道:“郡主,别人都我好厉害呢!”

完,两个人已经进了马车,马车的帘子落下,把外面的人挡住了。

“你还,你家主子都摔伤了,你还有时间在这里显摆,是不是我不拉你,你还想几句话表示承让!”

秦依言扶着丫环坐正,不悦的道,她怎么有这么一个蠢丫头的,又不是江湖卖艺的,还得意上了。

如果不是用得着一个这样的丫环,要有点武力值的,可以在不用他人帮忙下,把自己弄进文溪驰的马车,而且还是文溪驰没见过的,她都不想带着她过来。

瞧这蠢的,练武都练傻了。

“你们主子没什么大事吧?”厮得了文溪驰的意思,走到马车前面,掀帘子问道。

“有事,我们主子有事,你们让马车快些走,别耽误时间了!”丫环在秦依言的眼神注意下,急忙大声道,声音又带了几分哭腔,如果不见人,不得还以为这丫环在里面又哭上了。

主子眼下生死不明,做丫环的这种状态才是最正确的。

秦依言给了丫环一个鼓励的眼神,表示做的不错。

马车缓步往前行,文溪驰带着厮在一边相随,前面不远处就是自家府邸,走几步也是很快的。

路上的闲人立时散去,这事如果发生在其他人面前,还有热闹可看,这位可是名声极佳的文相,自不会做出什么仗势欺人的事,没看到文相自己都下来走了,把马车让给撞到马车前的女子。

两边有人看到方才这一幕的,都马车里的女人可能不是什么好的,怎么看都象是故意撞到文相面前去的。

一致都站到了文相这边,谁让文相的名声好呢,谁让这主仆两个人看起来行迹诡异呢,还有人脑洞大开的,会不会这一撞就撞出什么姻缘来了,如果这样都行,估计以后会时不时的有人撞到文相的马车前了。

马车里秦依言听了这话,很是得意,她就是看中了文溪驰了,怎么着!

“发生什么事了?”太夫人听请了大夫,急匆匆的就带了几个丫环,婆子赶了过来。

“母亲,没什么事情。”文溪驰上前行礼道。

“怎么会没什么事情,听把人家姐都撞昏过去了,这时候还没醒过来。”太夫人焦急的道。

丫环来报还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太夫人越发的焦急起来,这大晚上的,哪家的姐还在外面,居然还跟马车撞上了。

“是哪一家府上的,去把人家长辈请过来才是。”太夫人又道。

里面的姐还昏着,只能找她府上的长辈,这么一位年青的姐,单独住进自家府上,对名声不好,总得长辈带回去才是,实在不行,也得留下长辈陪着,以后才不会有人闲话。

“是依言郡主。”文溪驰也颇有几分头大的道。

之前秦依言被丫环抱着,他没注意到,如果发现是秦依言,他当时就让人把她送回府了,现在倒好,丫环哭着闹着不能移动,否则真出了事,她这个丫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依言郡主?”文相夫人愣了一下,而后品了品之后,突然乐了,拉了拉文溪驰的衣袖,把他拉到一边去,“既然是依言郡主,那就让她留下吧!”

依言郡主秦依言的身份配自己的儿子却是极佳的。

这位依言郡主当初住进了宸王府,是兰太贵妃的娘家侄女,也是皇上的表妹,和皇后娘娘的关系又好,听当时在宸王府的时候,这位依言郡主对皇后娘娘也是极佳的,甚至还有传言,先皇手里的一块令牌,送到了先皇后的手中,就是落在了秦府。

秦府之后又让这位依言郡主进京,把这块令牌给了皇后娘娘,对于皇后娘娘和皇上的助力不。

不管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依言郡主得圣宠是肯定的。

秦府上下,自打离京之后,这次也没有返京,京中只有秦依言在,以前秦依言住的是宸王府,现在秦依言住的是郡主府。

郡主府里上上下下就只有她一位主子,想去找她的长辈,还真没法子,除非去宫里找皇上和皇后娘娘。

但这个时候又是不合适的。

太夫人其实最早的时候相中了这位依言郡主,而且这么多年,这位依言郡主虽然没让儿子松口,但至少也没那么绝情不是,这明就是机会!太夫人觉得这事能成,当然得干了。

眼下这位依言郡主其实是最适合自己儿子的,两个人年纪差的也不是很大,虽然京中这位依言郡主是老姑娘了,但太夫人还是觉得他们合适。

儿子的性子执拗的很,太过年轻的姐抗不住,还是依言郡主这样的好。

“母亲,依言郡主留在这里不合适。”文溪驰头痛不已。

新书推荐: 重生钢铁时代 我真的不想当全能运动员 大爷的华娱 能预见未来的我只想刷怪 国运:扮演路痴剑客,队友白月魁 从黑拳开始 开局一场魔术表演,震惊所有观众 染妻成瘾 我在异界放牧神灵 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

热门搜索

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