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太子妃

番外、小文相之碰瓷(十三)

文太夫人在窗口看到儿子转去客院的方向,立时笑的见牙不见眼,儿子果然是个嘴硬心软的,明明是在意人家的,却偏偏不愿意,也不知道象谁,看他这个样子,自己如果不推一把,一辈子也娶不了亲的。

“我现在就去宫里找皇后娘娘。”文太夫人笑着对一边的秦依言道,事情宜早不宜迟,趁着儿子还没有的直白的时候,赶紧把事情订下来才是,免得到时候夜长梦多,又起了变化。

秦依言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也听到了文溪驰的话,虽然追着文溪驰这么多年,但是听到文太夫人的话,还是羞的低下头。

再一次感叹,果然太子殿下的法子,就是靠谱,早知道可以进到文相府,跟文相夫人联系上,她这么多年也不会这么白负了。

文溪驰去往客院,没找到秦依言,听丫环这位依言郡主已经被自己母亲带走,立时知道不好,转身再寻于清心阁的时候,却见清心阁里只有秦依言在。

“见过文大人。”秦依言笑盈盈的上前,向文溪驰行了一礼,心里暗付方才文太夫人的嘱咐,可不能让文溪驰这么快就追上文相夫人。

“依言郡主客气了。”文溪驰看了看左右,没看到文太夫人,眼眸微凝,“依言郡主可看到我母亲了吗?”

“文太夫人吗?方才才走!”

“去了哪里?”文溪驰急问道。

“听是府上的一些大事情,要进宫去跟皇后娘娘一声。”秦依言看了看他的脸色,笑道。

文溪驰转身就要走,才走了几步又不得不停下脚步,门口居然让这位依言郡主堵住了。

“文大人,且慢!”

文溪驰不得不停下脚步,按捺着性子道:“郡主还有何事?”

“文大人,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吗?”秦依言道。

“郡主何出此言,我只是着急家母的事情,怕家母进宫去乱话,惊扰到了皇后娘娘。”文溪驰不得不解释道,“还请郡主且让一让。”

“太夫人不会乱的,听是文大人同意的,但又不好意思去,那就请文大人在这里等着吧!”秦依言咬了咬唇,脸红了起来。

必竟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想法是想法,真的让她去拦着文溪驰,心里还是有些慌的,一只手捏着帕子,狠狠的纠结。

但是文太夫人就是这么吩咐的,绝不能让文溪驰追上来。

“郡主,还请让开。”文溪驰面色一沉,脸板了起来。

秦依言有点怂了,但又不甘心这么一个机会:“文大人,这是文太夫人的意思!”

“既知是母亲的意思,郡主又何须跟着母亲胡闹。”文溪驰冷声道,一张英俊的脸上泛起怒意。

这话几乎是训斥的,秦依言眼眶红了起来,手捏着帕子,用力的捏紧,想平息自己心头的委屈,可是莫名的这种委屈越发的满溢起来,几乎就要溢出自己的眼眶,“我……我就这么让文大人讨厌吗?”

这话几乎是冲口而出的,跟着冲口而出的还有眼角的一丝泪痕。

“郡主,我不是这个意思!”文溪驰往后退了一退,无奈的放缓声音。

“那你是什么意思?”秦依言激动起来,“太夫人您受了女子的伤,所以离女子都远远的,太夫人她对不起你,只想让你好好的,可你在干什么?你到底是受了什么伤,受了哪个女子的伤,你倒是明白,清楚了,既然这么久了,就算你有心仪的女子,人家也嫁人了,你还想怎么样!”

文太夫人的意思是文溪驰是因为表妹顾兮妹的事情,秦依言却觉得未必,她觉得文溪驰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更象是受了那种话本子上的情伤,从此看到女子就退避三尺的样子。

这些话当然是猜测,但眼下委屈不已的时候,就全部冲了出来。

文溪驰脸色难看起来,秦依言的话重重的砸在他的心头,几乎是撕开了他心上那层薄薄的轻纱,轻纱下的真相让他自己不想去看,也不愿意去讨究。

他其实是清楚的,也知道再无可能的,也觉得两个人的人生不可能再有交集,但其实心里是一直期盼着的,所以,他才会这么一直……等下去的吗?

“文大人,我不知道你跟那个女子的事情,也不好奇,但我想既然你对那个女子这么上心,她必然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女子,也必然不愿意看到你如此孤苦一生的吧?你这是故意想让她不舒服,让她觉得亏欠你的吗?文大人,你何其自私!”

秦依言既然开了口,就不打算把心思隐藏下去,话一句句的抛了出来,越越觉得难受,也越发的觉得自己猜的是对的。

“我没有这么想!”文溪驰困难的道,仿佛心头有一些的见不得人的想法被掀开,让他一时间自己也难以接受。

“你既没这么想,为什么要一再的这么做,于父母无益,让太夫人一直担心不已,与那女子又多了负担,一份原本不属于她的负担,她或者不什么,但可能放在心里,就是浓浓的一个负担。”秦依言依着自己的性子胡起来。

她原本也就只是看着柔弱而已,这时候起了性子,平日里想的那些点点滴滴的溢出来,也顾不得泪流满面是多么的狼狈,就这么瞪着文溪驰一边哭一边指责。

纤瘦的身子因为激动,更是颤抖起来,莫名的让人觉得多了几分脆弱,而且还是那种真性情的展露的脆弱。

文溪驰的薄唇紧紧的抿着,看着眼前的秦依言,忽然想起之前遇到皇后娘娘时,也曾经数次的问起自己的亲事,并且问要不要她保媒,每一次都带着几分期望,所以,她的确也是希望他成亲的吧?

难道,莫名的自己真的成了她的负担了?

秦依言的话,更象是暮鼓晨钟,重重的击打在他的头顶,让他此刻更加清醒的看清楚自己,看清楚自己的内心。

有些时候,他一真是在自欺欺人吧!

或者自己真的是错了呢?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仿佛翻动了五味一般,绞着心腹不出的难受!

好半响,抬起头,目光落在哭的如同一个泪人一般的秦依言的身上,声音缓和了下来:“多谢郡主!”

新书推荐: 能预见未来的我只想刷怪 重生钢铁时代 国运:扮演路痴剑客,队友白月魁 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 我在异界放牧神灵 大爷的华娱 开局一场魔术表演,震惊所有观众 从黑拳开始 染妻成瘾 我真的不想当全能运动员

热门搜索

重生战神超能力总裁萌宝系统聊天群万界最强穿越